五人谈双盘打坐和

 时间:2020-04-18  贡献者:yihong88

导读:佛门双盘打坐教学视频 (第1页),五人谈双盘打坐和“三调” ▲1 打坐没有捷径 打坐没有什么捷径的方法,完全靠自己的毅力和忍耐,修行本身就是一件苦事情,打坐的这点苦其实也就算不得 什么的, 开始当然会痛

佛门双盘打坐教学视频 (第1页)
佛门双盘打坐教学视频 (第1页)

五人谈双盘打坐和“三调” ▲1 打坐没有捷径 打坐没有什么捷径的方法,完全靠自己的毅力和忍耐,修行本身就是一件苦事情,打坐的这点苦其实也就算不得 什么的, 开始当然会痛,也坚持不了多久,但只要忍下去,终究会适应的,人家老太太都可以盘的很好,你也不 要烦恼了。

另外,吃苦、疼痛也是在消业,并没有让你白疼,明白这个道理,你会好过一点。

▲2 双盘练习法 双盘坐是许多功法里所要求的高级静坐法,练习起来并非易事,尤其是中老年人。

然而,若能找到适合的法子, 通过循序渐进地做,终会成功。

“世上无难事,只怕肯登攀” 。

从本人几十年的练功经历和几年的教学实践来看,对 初练者,稍一上腿,踝、膝、胯三关节便会疼痛刺骨,难以忍受。

但只要经过一段练习,自然就会好了。

练习方法和技术 甲、准备活动 ①并步站立,双手扶按双膝,做蹲起运动二十四次。

左右做转膝运动各二十四次。

②大开步,双手扶膝,左右扑步各十五次,每次震颤六遍。

③并步站立,提踵二十六次。

④大开步,左右弓步,双手扶膝下压各十八次。

乙、第一步 ①扳足法和技巧 坐在后边略高的座垫上。

上身正直,双腿前伸。

然后双手扳住右足外侧,小指接近踝骨。

十指交叉打口。

左肘也可以压住左腿。

一扳一松为一遍,每分钟约做十五遍, (对青年人而言) ,老年人在八九次间既可。

使踵部逐 渐向肚脐靠近。

最后一次扳住稍坚持十五秒钟再松开。

初习时,用力勿过大、过猛,以稍感疼痛为宜。

做完后将两 手擦热,按摩足部片刻,然后换腿继续练习。

在呼吸上,由五秒一呼,五秒一吸逐渐上升到以十五秒一呼,十五秒 一吸。

但年老者也可自然呼吸。

在意和念上,既要放松疼痛部位,又要意在练习的动作上。

②开胯法和技术 坐姿同上。

两脚屈曲,足底相抵,踵部靠近身体。

两手扶膝,一压一松为一次,以每分钟 100~150 次频率, 可做 400 次左右。

最后一次下压保持 20 秒再松开,使两腿逐渐触地。

呼吸和意念均同上。

③压膝法与技术 坐姿同上。

把左足曲回, 放在右大腿上。

左手压住左膝, 右手握住左足掌。

一压一松为一次, 以每分钟 180~200 次频率练习 8~10 分钟。

使膝部逐渐触地。

最后一次仍保持 15 秒钟。

然后可换腿练习,做法同上。

呼吸和意念均同 前。

在实践中,对膝部疼痛厉害的,可附加以下练习的方法和技术。

既两足底相抵,至于体前中线上,膝关节约成 直角,两手扶膝,如上压膝法和技术,练习 3~5 分钟。

压膝法使膝部可以触地后,即进行下一步练习,但还应从 乙的练习法和技术开始。

其中对压膝的方法要增加难度,方法是使膝部逐渐向另一腿靠近。

丙、第二步 ①屈腿压膝练习法: 坐姿同上。

右足外侧至于体前中线,左侧 16-18 厘米,右膝关节约屈成直角。

屈左膝把左足放在右腿上。

其 余练法同压膝法,再使膝部逐渐触地。

②膝顶踝凹法: 上势练习膝部触地后,既可使膝部向另一腿逐渐靠近,直至顶入踵上踝凹内。

进行压膝法,同上述压膝法。

当扳足练习膝部能靠近肚脐,开胯练习能使两膝触地,压膝法使膝部能顶入踝内,到此已基本上能双盘姿势了。

但 始初不能持久坐直,上侧腿的膝部又不能触地,可再增加进行练习法和技术的第三部的练习。

丁、第三步 ①盘腿压膝法: 先呈屈腿压膝式,然后再把另一足也置于对侧大腿上成双盘坐姿,一手握住上足足掌,另一手压膝,同屈 膝法,使膝部逐渐触地。

②盘腿扳足法和技术: 盘腿压膝毕,两手握住上足踝部向上扳,一扳一松;反复练习。

次数自己掌握,但不得少于 20 次。

坐后裔 次也要保持 20 秒钟。

在按摩放松后,换腿练习,直至双膝轻松触地,甚至自然盘上。

到此双盘坐法已基本上完成。

双盘开始后,双腿伸直,双足尖内勾绷紧,两眼观看足尖,双手搭在膝盖上,默坐 5 分钟。

然后再将两手 搓热,依面部、胸部、腹部、大腿部及小腿部的顺序,自上而下推按至足部,连续坐六遍。

起立,重复一遍准备活

动法,练习完毕。

每日可行持两遍,每遍三十分钟,经月余时间,双盘坐姿既可练成。

综上所述,循序渐进是基本原则,切勿急于求成。

以踝、膝、跨关节稍感疼痛为宜。

有疼痛即可说明有点 进步,但不可过重,请注意体会微小的进步,此乃成功之母。

▲3 谈盘坐 1.你现在还不是单盘,只是散盘,可以先试着单盘,就是左脚放在右腿上或右脚放在左腿上。

想要双盘那得 你长时间练习,因为一般人不练习的话腿是比较僵硬的。

我倒是有一个比较快速的方法(只是相对比较快) 。

我曾 经有一段时间每天拜 1000 拜佛或 800 拜或 600 拜,那段时间我就发现盘腿比较容易,因为拜佛,起来、跪下、再 俯身下去,垮部关节和膝关节都得到了运动。

我以前只能双盘一下,那段时间发现能双盘 5 分钟。

不过要看自己身 体情况,拜那么多如果身体不好的话会累的,会不舒服,反而对修行产生障碍。

如果身体好,杂念又少,拜那些也 不算什么。

2.腿酸麻是很正常的,只要能每天坚持就好。

我曾经有一段时间每天打坐好几次,每次 15 或 30 分钟不等。

坚持一段时间后,觉得腿那受得很,可是仍然坚持,后来发现,当打坐心很净的时候,对身体的感觉变浅,腿一点 都不疼,也不麻。

但也有反复,当心不静,腿依然会不舒服。

这个还是坚持,坚持久了,这都不是问题。

3.背弯下去或者左右倾斜的情况我也有,有时手结的弥陀印也散了,自己也不知道,这是有一些昏沉了。

同 腿一样,只要心中杂念少,不昏沉、不散乱,身体会自然正直,不用努力直腰,是自然而然的。

同样,也是觉得身 体比较轻松,不那么僵硬沉重,自然是直的。

也有人坐坐就弯下去了,我见过一个老居士,就是这样,不过她一般 都坐 1 个小时,念佛念很好了,虽然弯,自己会调整。

像我们打坐时间较短的,还是要注意身体不要弯或倾斜。

以上的毛病看起来是身体的障碍,其实根还是在心,心不清净,昏沉散乱是主要原因。

▲4 何能久坐? 首先声明,我不是佛教徒,因为觉得自己没有资格做佛教徒,但我相信佛法确是世间的真理。

在论坛上看见 一位同修的提问,怎样才可以打坐时间很久。

这个问题使我回想起自己在十几岁时的经历,愿将这些经历写下,希 望一个外道的经历对有此类问题的同修有所帮助。

噢,对了,请不要介意一个外道将自己列为诸位同修。

由于种种因缘,我从十二岁起开始静坐,但没有老师指导,只是觉得舒服自发的学着和尚的样子打坐。

每 次打坐的时间都不是很长,坐到半小时至四十分钟双腿便开始不适,因为打坐只是为了图舒服所以我从来不强求自 己多坐哪怕一分钟。

就这样过了很多年,直到我上高三的时候,偶然看了南先生的著作,我一下就被吸引了,那时 侯北京最先上市的是南先生的《金刚经说什么》 、 《圆觉经略说》和《如何修正佛法》 ,我一口气读完了这三本书, 知道自己终于找到了穷尽一生要做的事。

后来南先生的著作每在京上市一本,我就买一本,我想自己可能一辈子也 见不到南先生,但在心中我是将南先生作为启蒙老师来敬仰的。

一提到南先生我就有好多话想说,但这样会跑题,我还是说打坐的事吧。

确立了人生目标,我便勤加修行, 因为生性懒散,不愿做繁琐的事,所以很喜欢南先生的这首诗: “秋风落叶乱为堆,扫尽还来千百回。

一笑罢休闲 处坐,任他着地自成灰。

”平日基本是按此诗的精神打坐的,不打坐时则念诵六字大明咒。

一开始延长打坐时间真 是一件痛苦万分的事,想来同修们都比我有经验,我就不形容了。

我只记得南先生说修行是大丈夫的事,我吃的这 点苦与成就的大德相比算的了什么呢?只有一个字,忍。

最先是腿麻,坚持一下就过去了,疼是最难忍受的,双腿 的每个关节都痛澈心肺,到后来发展到整个脊柱一节节的疼,我不知道知己盲修瞎练会有什么后果,每次疼的厉害 的时候就咬牙坚持,有时候在心里大喊佛菩萨加持,坐到最后经常是疼出一身汗来。

那时侯我从来不在腿疼的受不 了的时候下座,因为我想如果下座了就说明疼痛战胜了我而不是我战胜了疼痛,连疼痛都战胜不了怎么能战胜生死 呢,所以我都是经过一轮又一轮的疼痛后,在一轮疼痛结束新一轮疼痛未开始时下座,这样坚持下来我每次打坐的 时间都比前一次时间延长。

这样忍耐疼痛有一个好处,就是到后来发现身心竟可分离,疼是疼,不干自己的事,有 了病也是同样,身体在病、在不舒服,却和自己不相干,只是自己在看着身体的变化。

后来过了多久我记不清了,身体发生了转变,长时间打坐不再是艰苦的事了,经常是觉得方闭眼,三、四 个小时就过去了。

那段日子真好,我们大学里有很多练功房,还有大量充裕的时间,我整天除了吃饭和下午上课就 是打坐,有时贪图静坐舒适整夜都不回宿舍睡觉,在练功房里独自坐到天亮。

当时有两个在一起锻炼的师兄,其中一个佛学理论很高,见识很多,生性活泼;另一个平日少言寡语但不 失幽默。

我们三人在同一间屋里静坐,开始两位师兄同出同入,一起上下座。

后来有一次我闲谈时说起打坐至少要 坐到两小时以上心才能开始安稳, 气脉方可发动, 但往往大家坐两小时气脉刚刚发动便下坐了, 甚至坐不到两小时, 身心发生改变的进程会很慢。

两位师兄开始发心增加打坐时间。

活泼的师兄没坐多久可能就累了,累了就起身出练 功房溜达,溜达够了再回来,或者就去干别的事了。

寡语的师兄一开始发心就是要一坐三小时以上,每次他打坐前

先放个表在面前,腿疼的受不了的时候就睁开眼,摇晃身体,但是就是不把腿散开,直到时间到了才下座。

终于有一天等待的事情发生了。

那天我们仨一起静坐,距离四、五米向着不同的方向,我向南,两位师兄 并排面向东,活泼的师兄没多久就走了,过了很久,至少三小时以上了,我突然感受到寡语师兄那边发出一股力量 向我推进,非常柔和温暖的向我这边扩散。

我睁开眼回头向那边望去,平常摇摇晃晃的师兄静静的坐在那里,身体 周围笼罩着一层淡淡的圆光。

我等着师兄下座,没多久师兄下了座,我对他说恭喜你师兄,功夫有了新的进境。

师 兄说“我刚才就象坐在一个鸡蛋里一样,有个圆球包裹着身体,非常舒服” 。

从那以后,这师兄便能轻松的一坐三 小时以上了,没多久他脸上的肌肤发生了改变,晶莹剔透,如玉石一般温润。

以上是我小时候的经历,我自己也明白,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做功夫,和佛法没有关系,我是个只知道练功 夫的外道,但我想外道能做到的佛子就应该能做到。

希望诸位有这方面问题的同修看了此文能有些许帮助。

何能久坐?唯一忍字可以! ▲5 谈“三调” 先谈初步的修心法。

第一是调身。

选择一个比较安静的地方,敷设一个柔软舒适的座位,然后坐下。

坐的方法,一般是“结跏 趺坐” ,就是平常说的盘腿而坐。

有双盘腿和单盘腿两种。

双盘腿是先把左脚压在右腿上,再把右脚压在左腿上, 两脚足心向上。

单盘腿是先屈右脚放在座位上,足心向上,再把左脚压在右腿上,坐好以后,把两手重叠放在盘腿 上面,手心向上,左手掌在下,右手掌在上。

但有人腿子硬,不能结跏趺坐,也可用别的方法,如交腿而坐,或把 两足放在地上端正而坐,把两手放在膝盖上,手背向上亦可。

要以身体舒适为主。

但身子不前倾,不后仰,要正直 自然。

此时,把左右肩稍微摇动几下,以通血脉,再把视线收到眼前最近之处,眼看自己的鼻端,不完全闭眼(因 闭眼容易昏沉睡眠) ,然后放松全身。

第二调息。

先呼出一口浊气,然后以舌尖抵上颚,闭上嘴,用鼻子呼吸。

呼吸有三种:如果出入息急促粗 重而可闻声者为声,粗者为气,微细缓慢者为息。

修定的人不取声,不取气,而取微细的息进行呼吸。

为了使散乱 的心渐渐地静止下来,此时可以应用一点数息观,即每一次出入息默数一下,在出息时数或入息时数都可以,但数 出便不数入,数入便不数出,数息时置心于鼻端的出入门,如是从一数到十,不停止在五数以下,亦不超越十数以 上,如欲再数,也是从一数到十。

由于数的力量,而心得以专注。

此后还可做一段随念出入息,即出息时思想随念 于出息,入息时思想随念于入息,出息时长时知我出息长,出息短时知我出息短,入息长时知我入息长,入息短时 知我入息短。

念息时思维集中于出入息的始终,即出息时从脐至鼻端,入息时从鼻端至肚脐。

第三是调心。

即设法使全部精神意志集中于一个对象上,即所谓置心于一处。

经过调息之后,注意力已渐 集中,便可进一步思维“四大皆空” ,使意志集中专注于空。

其思维的方法是:佛教把物质的基本元素归纳为地、 水、火、风四大种,一切坚硬性的属于地(固体) ,湿性的属于水(液体) ,暖性的属于火(温度) ,动性的属于风 (比气体范围广些) 。

人们把自己的身体叫内世界,赖以生活的房屋、田地、资具、器皿等叫外世界,这两种世界 都是由四大元素和合而成的,人们执此内界以为我,执外界以为我所。

修定者先观察分析自己的内身世界为无我, 即思维我曾执此由地、水、火、风四大元素组合而成的色身为我;可是我只有一个。

如果地大是我,其他水、火、 风就不是我;若水大是我,地、火、风就不是我;若火大是我,则风、地、水就不是我;若风大是我,则地、水、 火就不是我。

既然在四大中找不到有我,故知此内身世界的本性是空的;内界是空,则外界也是空的;内外世界都 是空的,我何必执它们以为我与我所?如是思维,便放弃对自身的内界和依存的外界的执着,即所谓“内无根身外 无器界” ,把注意力高度集中于空上。

就是说修定者的思想在这个时候除了空之外,没有别的执着和杂念,持续地 不间断地维持这样的境界。

可是心猿意马,长时维持境界不易,如果此时又起了别的杂念怎么办?应该立即思维这 一念,不是无缘无故单独从自己生起的,也不是从外界单独生起的,如果是从外界生起,则与我无关;既非自己生, 又非外界生,则亦不能是共同而生,如一粒沙榨不出油,二粒沙共同也榨不出油来,更不是无因而生的。

由此可知 这一杂念的本性也是空的,即所谓“不自生,不他生,不共不无因,是故知无生” 。

如是思维,觉知这一念是虚妄 的,便抛弃了这杂念的继续,又把注意力集中在完全是空的境界上。

如果长时维持这样的寂静境界,若再起杂念, 就再觉察,再消灭,再使精神集中专注于一境,这叫做“念起即觉” 、 “置心一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