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振龙凉茶的岭南记忆

 时间:2011-05-10  贡献者:君和味道

导读:记忆——岭南历史街区文化保育展,黄振龙凉茶的岭南记忆 (2010-07-30 16:44:08) 转载 标签: 商业地理 撰文:佳月 五羊新城泰恒大厦 24 楼,广州黄振龙凉茶有限公司董事长黄富强办公室内的冰柜中,从广 州东圃吉山村工

记忆——岭南历史街区文化保育展
记忆——岭南历史街区文化保育展

黄振龙凉茶的岭南记忆 (2010-07-30 16:44:08) 转载 标签: 商业地理 撰文:佳月 五羊新城泰恒大厦 24 楼,广州黄振龙凉茶有限公司董事长黄富强办公室内的冰柜中,从广 州东圃吉山村工厂送来的当日最新鲜的凉茶, 被包裹在白色塑料袋里, 等待着他的 “检阅” 。

他注视那包凉茶的目光,热切得好像那是一包珍贵的钻石。

事实上,凉茶对于广东人而言, 虽然比不上黄金钻石,却如同柴米油盐酱醋一样,是一日不可或缺。

岭南凉茶飘香 多宝路西关骑楼间,71 岁的王顺元腿脚有些蹒跚,但面色依旧明朗。

走出逼仄的楼梯口, 抬头看一眼有些微灰霾的天空, 照例左拐走向二十米外那个开了三十多年的凉茶铺, 手里早 早攥着两枚硬币,挨个摁在瓶瓶罐罐之间。

店内销售员小林提起台面上闪亮的茶壶, 浓黑的斑痧凉茶汩汩地淌入她手中的小小纸杯, 一 股浓重的中药味伴随着热气升腾起来。

王顺元端起凉茶一口气喝下去,每天这个时候,喝一杯凉茶,想一想一年前因高血压西去的 老伴,已经成了一种习惯。

“以前都是她买回家的,她刚走还有点不习惯,后来想想虽然时 日不多了,也要把它过完,凉茶还得继续喝着。

” 喝凉茶的习惯伴随着一代又一代的王顺元们,是一百多年来,岭南人不舍不弃的。

古传岭南之地,多瘴气,染者无有不死。

淮南王刘安谏汉武帝远征岭南时说: “南方暑湿,近夏瘴热,暴露水居,蝮蛇蠹生,疾病多 作;兵未血刃,而病死者十之二三。

”唐韩愈贬潮州上表曰: “州(即潮州)南近界,涨海连 天,毒雾瘴氛,日夕发作。

” 广东省中医院佘自强药师分析:广东位于中国陆地最南端,滨濒南海,低纬度与南岭山脉的 屏障形成了“炎方地卑”的地理环境和自然气候条件,天气炎热,地势卑湿。

而在日常饮食 中,广东人偏爱海鲜野味,烹调多用煎、炒、烧、烤等方法,佐料则多以姜、蒜、葱、椒盐、 八角等辛温燥热之物。

这些都使得广东居民发病多以燥热、湿滞为主。

如此环境下,岭南人为除湿去热,适应环境,在植被丰富的山川谷地采集清热解毒、消暑去 湿的草药, 黄振龙等一些具有中医药知识的人创造出了各自独门的凉茶。

由于其有清凉散热、 解暑去湿的功能,而且不论盛夏隆冬,四时可服,深受民众喜爱。

随着商业的发展,有人在 繁华集市的道路旁出售熬制好的各种保健、防病的草药煎剂,逐步形成了岭南凉茶市场。

民间有云: “广东三件宝:烧鹅、荔枝、凉茶铺。

” 广东凉茶的前身可追溯到魏晋时期广泛流行的道教“符水” :画符箓或烧符箓于水中,谓饮 之可以疗病。

地方文献中,有关广东凉茶的记载,最早出自元代释继洪撰修的《岭南卫生方》 ,当时将这 种清热解毒的汤药称为“凉药”“凉茶”之称出现在清代何梦溪的《医碥七卷》一书。

按此 。

推算,广东至少在公元 1751 年之前就有了凉茶。

随着中医药发展成熟,治疗暑湿的验方逐步形成,此时商业经济在岭南日臻兴盛,凉茶逐步 成为一种商品。

此后又因其强烈的地缘特色,成为岭南文化的符号之一。

拥有一百七十多年历史的老字号 “王老吉” 系列凉茶制品已经风靡全国, 而南粤范围内, “黄 振龙”的连锁店如雨后春笋般迅速占据街头巷尾。

这些或以人为名或以药为名的凉茶名目, 渐渐让老广们熟稔亲切起来。

2006 年 5 月 28 日,国务院正式批准广东凉茶为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粤、港、澳的 21 家凉茶生产企业拥有的 18 个品牌 54 个秘方及术语,从此受《世界文化遗产保护公约》 及中国相关法律的永久性保护。

黄振龙与凉茶 爱新觉罗·洲迪,自称满族正黄旗后裔,家族常年居住德政路一带,留长辫,穿满袍。

在其 童年记忆中,广州的凉茶便与黄振龙的名字相联: “民国年间吧,他将原本家家户户自己煲 的凉茶担上街头,从此‘黄振龙凉茶’就闯入了寻常百姓家。

” 上世纪初, 广东三水来了一个年幼的习武少年, 子女们至今仍深信他就是黄飞鸿的第四代传 人。

尽管在后世的记载中,黄振龙的祖籍是三水,但其最小的儿子黄富强坦言:我们并不知道他 确切的祖籍,他从没跟我们提起过。

童年时,或许因避难,黄振龙孤身到了三水,拜当地著 名的中草药医师,潜心学习中医药理,研习各种中草药的药性。

由于聪慧过人,十多岁便已 经学有所成。

三水时期的黄振龙,似乎并未打算一辈子只做一个中草药医师。

广东地区因地理和气候影响,经常受湿、热、毒的侵害,易引起上火、消化不良、厌食等病 状,在黄振龙学医期间,求医者众。

而其中比较典型的症状之一就是癍痧症,又称痧涨或痧 症。

黄振龙开始琢磨用广东常见的凉茶,来防治和处理这种症状。

经过长时间的研制,他选用了 二十余种草药,精心配制,创制出著名的“癍痧凉茶” 。

由于癍痧凉茶有清热解毒、祛湿除癍、化痰止咳、开胃消滞的作用,尤其是对于癍痧症的防 治具有显著的功效,很快就在岭南一地有了名气。

此后,黄振龙在三水正式开始了他悬壶济 世的生涯。

1938 年,日本侵华,三水失陷。

这一年,一场大水冲走了黄振龙行医的药馆,不得已之下 他辗转到了肇庆,凉茶治病却并未就此荒废。

在那里,黄振龙娶得第一房妻子。

抗战胜利后,黄振龙举家迁往广州,在广州开始重新创业。

当时的广州家家户户都有煲凉茶 的习惯,却少有人上街叫卖。

黄振龙将自己研制的斑痧凉茶担上街头,自编凉茶歌叫卖,一 时间应者云集。

不久后,黄振龙在广州仁济路原北平酒店开起了他在广州的第一家凉茶铺。

当年在黄振龙凉茶铺里, 放在显眼位置的有一座大铜葫芦, 里面盛装的是经过细火熬制的癍 痧凉茶。

别致的造型除了吸引过往客人的关注外,也寄托了黄振龙“悬壶济世”的心迹。

曾经见过黄振龙凉茶盛况的老广州回忆:当年熬制癍痧凉茶,是用一个足有半人高的铜罐, 由三个工人轮流烧火慢慢煎熬, 煮好后放在三个铜葫芦里售卖。

每天慕名而来的顾客数不胜 数,店里的伙计卖凉茶一只手要抓五只杯子才忙得过来。

伙计们一边卖,一边唱“饮番杯黄 振龙凉茶,材料足,功效灵” 。

为了宣传自己的产品,黄振龙在自己的店堂里装起扩音器,用留声机放粤曲给客人欣赏,还 别出心裁,编了一首“黄振龙癍痧凉茶,发烧发热有喳拿”的口水歌,唱到街知巷闻。

与黄振龙共同卖凉茶的彭伯,如今虽已 80 高龄,却是黄振龙凉茶的第一顾问。

黄富强在整 理父亲遗物时发现了一对破碎的老人公仔(玩偶) 。

彭伯回忆,那一对老人公仔是黄振龙当 年自创的“招手老人像” ,不仅用来作为自家凉茶的形象代言,三伏天里,招手老人手把蒲 扇,卖凉茶劳累的黄振龙手指一碰扇子,一阵阵微风扑面。

黄振龙的凉茶铺内,一些有曲艺特长的失业人士常有光顾。

作为答谢,饮茶之余,他们会在 店堂里表演一曲。

黄振龙经常邀请他们去店堂表演,既在生活上帮衬他们一些,自己的生意 也因为这样的宣传而日益兴隆。

到后来,甚至连许多粤剧名伶都成了他的座上常客。

黄振龙经营有道,推广手法也别出心裁,他特别订制印有“黄振龙凉茶”的背心免费赠送给 黄包车夫,于是“黄振龙凉茶”的流动广告就走遍了广州城。

从四十年代到六十年代中期, 广州市内由黄振龙主理的凉茶铺已经达到 13 家。

这样的兴旺一直延续到 1966 年,在公私合营的漩涡里,黄振龙拒绝交出凉茶配制秘方,宁

可终止他的凉茶事业。

从此,黄振龙再也没有燃煤开锅煮凉茶。

兄弟纷争 1981 年,黄振龙去世,行动不便的幼子黄保强成为了其“癍痧凉茶”秘方传人。

两年后, 黄保强在广州解放南路重新开设黄振龙凉茶档, 黄氏家族的凉茶事业重又回复到了 小本经营的起点。

此时,黄保强同父异母的兄弟黄富强正随母亲在香港创业,从玻璃工人到装修设计,黄富强 已经有所积累。

1996 年,黄富强从香港回到广州。

其时,广州的凉茶市场已初具雏形,但市面上的凉茶大 都是半成品,需要自己买回家煎熬,或者是到指定药店代加工,颇为不便。

在香港生活多年 的黄富强,知道这其中的商机—“对凉茶而言,方便是关键所在” 。

黄富强召集 3 个同父异母兄弟和 1 个外甥,合股共同组建了以其父黄振龙为名的凉茶公司, 专营祖传的黄振龙凉茶,一个以家族为核心的企业宣告成立。

此后,黄振龙凉茶店一家变多家,黄氏家族的众多亲友纷纷加盟。

同年 12 月,黄富强召集公司与各股东及加盟者召开了一场关于未来发展的会议,会议确定 了黄振龙凉茶日后的特许连锁经营模式。

黄振龙凉茶在特许经营上实施了严格规范化操作:所有的加盟者只能售卖统一提供的产品; 100 米范围内绝不开设第二家店;营业面积有严格限定,所有装修必须严格一致;营业场所 内的陈列必须按照统一标准摆放, 严格程度甚至精确到挂画与桌面距离必须保持相等, 垃圾 桶必须在何处摆放等。

以后的事实证明, 黄富强的特许连锁经营体系, 让沉寂多年的黄振龙凉茶店重新拾得了往日 的荣光。

黄志强,黄振龙的长子,黄富强同父同母的胞兄,他见证过黄振龙凉茶从弱小到壮 大再到衰弱的过程, 而作为黄振龙凉茶公司的创始人之一, 他也目睹了二次创业让这个品牌 从衰落到再次腾飞的过程。

他拥有黄振龙凉茶第一和第七分店的经营权,但不久之后,他萌 生了独自创业的念头。

按照黄振龙凉茶的加盟合同规定, 黄振龙凉茶加盟者不得经营其他同类产品, 且不得擅自开 设凉茶店。

左右权衡之下, 黄志强于 1997 年 3 月 26 日, 以其子黄若鹏的名义在广州市海珠区开设了第 一家凉茶店。

这家凉茶店名为“平安堂” 。

黄志强将“黄振龙长子主理”作为卖点,增加了平安堂的市场 号召力,同时也规避了商标法带来的纠纷。

为了使平安堂能快速切入市场,黄志强也将“癍痧凉茶”作为主打产品。

正是这个卖点,导 致了平安堂与黄振龙凉茶之间的竞争激化。

显然,平安堂对黄振龙凉茶构成了巨大威胁,一 场兄弟之争在硕大的广州城里上演了。

黄志强退出黄振龙凉茶的加盟体系,大力发展平安堂的连锁店,一口气开了 30 多家店。

平 安堂的出现和迅速扩张,是黄富强始料未及的。

就在黄志强退出黄振龙凉茶业务后的五天,黄振龙凉茶公司提交申请了“平安堂”第 42 类 商标,同时在媒体上宣称黄志强的平安堂注册的商标权并非是第 42 类的煎熬中药类,而是 第 32 类的茶饮料(水)类。

在以后的几年里,黄家两兄弟关于平安堂商标权和经营权的争议从未间断,竞争逐渐升级, 双方一度对簿公堂。

至今,黄振龙凉茶与黄志强的平安堂凉茶依然共存在广州城里,如同麦 当劳与肯德基般水火不容。

此时的广州凉茶市场已被激活。

以黄振龙、平安堂、王老吉、阿贞等为龙头的凉茶连锁店大 行其道,直接影响了广州人的生活方式。

而面对同胞兄弟平安堂的竞争,黄富强显得有些尴 尬和无奈。

是是非非,一言难尽。

(选自《锦绣》杂志 2010 年 7 月号,转载注明出处) 分享